北京飒蜜 李溪芮

土生土长性格直来直去的北京姑娘就站在我们面前,她说她其实是强大的希瑞。

北京飒蜜 李溪芮

李溪芮

我与北京姑娘李溪芮的聊天在一家她常去的美发店内进行,据说发型师刚在她刘海儿上动了一剪子,就被给宣传办的生日派对打断,大家开始切蛋糕,所以此时她前额的碎发中间短、两边长,像蛐蛐须子那样晃动着,让眼神变得很朦胧。

我们在窗前茶几旁坐下,她开始说热,打开窗户,4月初还赶上雨雪交加的天气,凉风直灌进来,她又把腿蜷在椅子上。坊间她有个外号叫“腿精”,形容其纤细修长的双腿,在一期访谈节目中现场做过测量,她大腿围只有37厘米,小腿和脚踝围分别是29和16,远低于常人。此刻她团缩着显不出修长,只是膝盖的高度接近肩膀,这也是好比例的特征。

北京男人都爱“大飒蜜”,这个词儿除了形容外表出众,还暗含仗义、爽快、大大咧咧、敢爱敢恨、不攀附权贵、舍得为男友花钱、关键时刻不掉链子、 率真可爱又敢做敢当等隐形人格, 这基本是北京人对一个女孩最高规格的认可了。

当然这些特质中最推崇的还是美和仗义。姑娘还给我讲起了这么一件有意思的事儿: 上大学时,有一次她觉得闺蜜被欺负了,就出头跟一个女生对峙,后来那女生叫来十几个男生在楼下堵她们,要动手,结果她沉着机灵有胆量,竟敢在危险面前耍花腔,一番舌战,居然实现了扭曲现实立场。最后那些男生给她买了三瓶王老吉让她消消气,这其中既有大道理的以德服人,也包括颜值的压制力。

这种气质与她后来在《漂亮的李慧珍》《翻译官》等作品中塑造的角色不无关系,有本色出演成分,也让她多了个“国民好闺蜜”称号。

北京飒蜜 李溪芮

李溪芮

大妞儿的养成

李溪芮是艺名,算命的说她五行缺水缺木,才用名字补全。她成长的年代,那部关于女神“希瑞”的美国卡通片已经过时很久,但出道后,公司的人也希望这名字能赐予她力量,让她像个女战士那样战无不胜。

李溪芮生在中产家庭,从小很注重对她的兴趣培养,5岁开始练芭蕾,她有很好的身材比例,但天生脚背太平,到上脚尖阶段达不到专业芭蕾的脚背弧度,只好放弃。

小学时她瘦小,五官也还没长开,所以有点自卑,老觉得大家看她丑都不愿找她玩,有段时间觉得特孤独,用现在心理学词语解读这可能是自闭。印象深刻的是, 她每天放学要步行半小时去妈妈单位坐班车,她会边走边给自己讲故事,类似评书的语调和节奏,用随身听录音,录完一段马上听,效果不好就再录一条,乐此不疲,手里要有包干脆面就更惬意,这有点像演员的台词基础训练。

上初中后,她个头蹿起来,逐渐成为校园里的话题人物,当时正流行台湾偶像剧《流星花园》,这让她不自觉形成一种颜控组团意识。

每到一个新的集体,就会扫描出几个颜值高位女生,随后与之结交为朋友,像是小时候受的伤种下了因果。美女团总在校园里同出同入,形成一道风景,走到哪儿都会听到身后小声的赞叹声,她的整个青春期都被这种声音环抱。

15岁时她去西雅图念了一年女子教会学校,学校里都是女生,少女团的虚荣感荡然无存,学的又都是美国历史,实在无聊,她就回来接着上高中了。回国后她吃了半年水果,把在美国攒起来的30斤体重减掉,这种自律更让她坚信自己有成为明星的潜质,初期目标是成为歌手。

后来她进入民族大学学习声乐。那段时期她比较反叛,为逃离父母管制,她还在学校附近租房,没有困难制造困难,为了房租挣钱,硬要成为一个北京人北漂儿。一番努力,她在大四那年推出个人首张音乐EP《光热》,还去台湾拍了MV,算是正式出道。当时乐坛经营惨淡,唱片公司纷纷倒闭,她没能继续音乐梦想。一个偶然机遇让她有涉足影视的机会,她又开始成为一个为小角色奔波的群演。

姑娘还给我讲起了这么一个有趣的事:“ 第一次拍戏印象特深,一部抗日剧,在冰天雪地里冻了三天,别人都有经验,穿过膝的羽绒服,我就顾着拗造型了,穿一薄棉衣,回来就大病。我的角色是护士,大概就是谁死了帮他拉上被单,然后在背景中飘过,结果后来导演说因为剧情需要把我的镜头都砍掉了,算是白忙活。”

北京飒蜜 李溪芮

李溪芮

板儿砖烂武术

非科班出身的演员,初涉影视拍摄总会遇到些障碍,最棘手的可能要算台词功底。

李溪芮说她拍第一部有特写的戏时,背了一晚上的台词在导演喊“Action(开始)”那一刻全忘了,各种花式走位挡镜头。后来拍《微时代》时,因为都是自己公司的人比较包容,还算顺利。但之后她又上了一个戏,还会因为紧张忘词,都有心理阴影了,两行以上的台词就觉得如临大敌,越慌越忘,导演就骂得很难听,她感觉很伤自尊。

“当时都不想演下去了,后悔小时候为什么不好好读书,学好数理化,找个普通的工作,当然现在觉得还挺幸运的,这条路算是走对了,让我朝九晚五更受不了。演员这工作首先要悟性高,然后是多实践,经验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就不紧张了。其实现在很少有导演要求你按剧本一字不落地演了,你只要清楚人物这时候心理动机是什么,上场任务是什么,把这些东西都分析透了,然后就拿自己的话说出来,逻辑上没有问题就OK。现在没有导演因为你是学院派就觉得你很会演,还看实力,板儿砖烂武术我觉得更实用。”

姑娘的一句“板儿砖烂武术”听上去有点自嘲,细琢磨也是那么回事。李溪芮曾在一次访谈节目中为自己在《东山晴后雪》中的表现打9分,虽然是开玩笑的口吻,但也不避讳对自己的肯定,因为在那部戏中她一人饰演三重人格,主人格是呆萌吃货女生,次人格又很沉着冷静、逻辑性很强,当遇到危险时又衍生出暴力倾向人格,这有点像卡通片里那位女神希瑞,更像她自己,毫不违和。

过去影视市场门类划分比较笼统,大概有喜剧、正剧、青春偶像剧等,现在又细分了,出现新类型叫职场减压剧,顾名思义,就是让大家在一天繁忙工作后,看一些色彩明快,情节欢脱,不太费脑子的剧,演员的表演根据需要也相对浮夸。但在外界看来,如果你老在这层楼上溜达,基本就被定性了,没有再上一层楼的可能。

不过平心而论,有时候演员的演技承载不了剧情,有时候剧情承载不了演员的演技。不知道李溪芮有没有这方面困扰,她的回答也直言不讳。

“确实,偶像剧演多了就会给人那种感觉,没实力,就靠脸吃饭,经常会有这种声音,特别当你演一些跟你性格不太相符的角色,比如《国民老公》里那种特小鸟依人的感觉,观众会觉得牵强。而且有些剧本也比较套路化,观众都知道你下一步要说什么、做什么。

“和之前的公司合作很愉快,但是我也三十了,不想把自己固定在一个偶像定位上,就想好好拍戏,好好当演员,所以去年从前面的公司走出来,想有一个新的开始,塑造一些更有质感、更有厚度的角色,让观众重新认识我。”

更多漂亮年轻的女孩儿选择出众的美女角色的时候,李溪芮决定试试不一样的。“前段时间我刚拍了一部戏,叫《瞄准》,我演一个盲人母亲,因为没有足够时间去盲校体验,我就看了不少表现盲人的影片,比如陶虹的《黑眼睛》、黄轩演的《推拿》,还有经典的《闻香识女人》。因为她是后天失明的,所以眼珠子很灵动,只是无法聚焦,所以要认真揣摩那种感觉。轩哥还提示我,盲人到一个陌生环境,因为没有安全感,所以她不会乱动,而是在一个地方仔细用耳朵听,即使镜头没给我特写也要注重这些细微状态,都是没写在剧本里的”。

北京飒蜜 李溪芮

李溪芮

隐形人设

人设这个词近几年在娱乐界很流行,原本起于戏剧创作,现在也下放到宝马娱乐网址是什么中了,我们也聊到这个话题。

“北京人其实有个特点,就是朋友之间都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特努力,说起什么事都是玩玩儿,看着吊儿郎当的样子,好像特随意,但是内心又要强,私底下会去玩命努力,其实也是给自己留退路,要是说自己特勤奋,结果事还没办成,那不更显得自己笨吗?但是对外我不敢来这套,观众会说你根本就不是敬业的演员,我也确实下了很多功夫,实话实说,我算比较真实的一个人。没弄就是没弄,比如昨天录一个新媒体采访,主持人说问题都看了吧,宣传说都发给我了,我马上说发了但没来得及看,待会有可能掉链子,兜着点。团队的人觉得我没任何心眼儿,老替我捏把汗。”

我也问起她关于人设的看法。姑娘毫不避讳:“ 昨天晚上我们还在探讨这个问题,有人设没人设,贴什么标签,探讨了半天,最后说还是算了,就做自个儿吧。我觉得演出来的人设迟早会露馅,你人设会崩的。”

北京飒蜜 李溪芮

李溪芮

李溪芮是个喜形于色的人,刚才谈论她家里的100多条牛仔裤时,跟大多数姑娘一样,她打开了话匣子,认真给我讲起了每条裤子间的细微差别,从手机里翻出照片来给我看,放大放大再放大,指着细节讲给我,轧线外翻和内缝给人的感受有何不同,每天换一身装扮的重要性。而此刻谈论不那么轻松的话题,她又目光游离望向窗外,手里把帽衫的拉绳系成疙瘩再解开,像对着录音机自言自语。

“其实每个人在不同环境中也扮演不同角色,我就有无缝切换自己身份的功能,因为我有多重性格,比如跟朋友在一起我就是大姐大,跟工作团队我就是合作伙伴。我原来特别爱组局,爱玩儿,把每个人都照顾得很好,但现在不组了,因为我越来越不爱暖场了。演员这行业不拍戏的时候会感觉孤独,忙的时候热闹又是在过别人的人生。现在工作越来越忙,想把业余时间更多留给自己,像是回到小时候那种孤独状态。如果再加一个对外的人设,那就时时刻刻都不能放松了。”

好吧,如果一个演员体内只有一颗好种子,并把这颗种子发挥到极致,我们也乐见它长出一个好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