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沈阳 | 我说得太多了

春晚爆红后的十年,小沈阳虽然还没变成老沈阳,但是小品少了,话也少了。他要突破的是全国观众围成的瓶颈。

小沈阳 | 我说得太多了

小沈阳

春晚一夜成名后的十年

好安静,化妆室里有七个人,但是没有人说话,小沈阳坐在黑色皮沙发上,化妆师正在给他打底,他拿着手机玩一种类似于消消乐的游戏杀时间,偶尔哼几个调子,这是屋子里唯一的声音。

采访结束之后,刚才一直在屋子里的一位姑娘过来和我说:“反差好大。”和舞台上外放、抛梗逗乐的形象不同,小沈阳在台下是一个更愿意选择安静的人。

“也就是那时候演出说太多了,没事的时候想静一静。”小沈阳笑说。拍摄比原定时间推迟了两个小时,因为前一晚录制春节晚会的节目直到凌晨3 点,今年他推掉了大部分晚会的邀约,只去了离家最近的一台,录完能马上到家休息。

从2009 年在中央电视台舞台上出演小品《不差钱》到现在,已经进入了第十个年头,沙发上摆着一张视频台本,写给小沈阳的开场依旧是“时间过得真快,眼一闭一睁,一年就过去了”。

人们很难摆脱第一印象的圈套,何况是数量众多的人共同见证的那场表演:梳得整齐发亮的头发、跑偏的裤腿、女性化的男性形象,人们惊讶于他如此新鲜的形象和神态,像一罐盛装好的碳酸饮料被用力打开,措手不及,刺激。

名和利瞬间涌入。从那以后小沈阳每年接的电影或电视剧没下过四部,最多的那年出演了七部,那些角色穿堂风一样从他身体里经过,让人不得不感叹那真是热情和机遇并存的年代。

“就是太多了嘛,商演、广告、巡演,这些那些演出,哪有时间踏实做啊。”他讲,现在回忆起来其实很可惜,“那些戏其实都挺好的,现在回过头来想其实可以有不同演法儿。”

可惜不能再回去,回过神来那么多话已经说出口了。

小沈阳 | 我说得太多了

小沈阳

平静地面对瓶颈

小沈阳的职业瓶颈期在早前就来临过。

学完二人转之后到哈尔滨谋生,二十四五岁的年纪,每天去洗浴中心和夜场表演二人转。他在不同场合讲起过那时候的经历——白天一觉睡到自然醒,晚上去演出,看底下坐着的形形色色的人的脸色唱一场半个小时,有一回圣诞节他接连跑了九个场,从下午的饭局到剧场到洗浴中心到夜场再到迪吧,因为那时候“涨价”。遇到好的氛围半个小时很快过去,遇到不好的,“唱着唱着底下就打起来了,我们还得继续唱,不唱怎么办呢,还得喊观众‘来看我,别看他们’。还有几个人演出的时候,我演过(底下)四个人的,两个在那儿看,完了来俩,把他俩叫了去打麻将。就剩服务员了,但那也得把它演完。不演完怎么办,不给你工资。”

环境恶劣又无聊。小沈阳想过放弃这样的宝马娱乐网址是什么,“没意思,为什么要干这个呢?”

但是如果回到老家铁岭市,只剩下继续种地的选择,“你没有别的选择,你没有别的手艺,研究个什么科学你也不会,你也没有很高的文化,只会这个。你就沉下心来往前走吧,能养家糊口挣点钱,足矣了。”

没有别的办法,就撑着。

过了十多年回头去看,那段时间对于他来说是“财富”,他和从前洗浴中心的老板们继续保持着联系,也喜欢回到东北去过年。

甚至可以说那段时间是让人怀念的。每天晚上演出完后去吃点东西,回去上个网,五块钱包宿,从网上下载一个伴奏学一首歌,学东西快,第二天就可以拿热乎乎的手艺出来给观众。“虽然挺苦,但是有滋有味,挺有乐趣的。”

小沈阳讲这些的时候总是不急不慢的语气,旁人听到片段觉得有趣偷摸笑几声,他自己也笑起来,轻松又坦诚。

与朋友“及时行乐”,把小品“保护起来”

他没有想过要去摆脱十年前那个形象,“台上就是一个符号而已,观众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认识你的。”小沈阳逐渐开始尝试不同形式的喜剧表达方式,从小品到电影到电视剧到综艺。两年前,小沈阳决定退出综艺《欢乐喜剧人》时,他决定把小品“保护起来”。没有新鲜东西让他觉得继续消耗不是一个好选择,即使在他参加的五期中,小沈阳团队从未掉出过前三名并且拿到三场第一。

小品基本每五句需要设置一个包袱,与此不同的是,电影来得更松弛一些。今年小沈阳导演的喜剧电影《猛虫过江》上映,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拍摄过程中撞伤肋骨、妻子担心他焦虑得掉头发,他乐在其中。

表演是现在为数不多的能让他觉得开心的事情,与“和朋友聚会”并列。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去演一部文艺片,去创作一个悲剧,去给“小沈阳”再增添一些新的东西。

采访结束后小沈阳打开手机播放了一首歌曲小样,这是他将要录制的歌曲。扩音器里有一个男声在唱:“当我越过了山峰,看着远方的天空,继续保持笑容,换取的从容;当我越过了山峰,从少年到白头有几人懂,用时间能够换来几次辉煌的感动。”

小沈阳 | 我说得太多了

小沈阳

Q&A:

最近在忙什么呢?

小沈阳:过年这段时间休息休息,看看本子(剧本)。晚会的小品不怎么演了,对我个人而言,小品现在应该保护起来。不好弄,一旦没有一个好的题材,或者没有好的包袱,观众看着也挺累的,所以先暂时把小品放一放。

你会回过头去看自己以前那些作品吗?

小沈阳:也会啊,很无聊很无聊的时候会拿出来看,看那个时候为什么那样演。当时也是忙,这个戏跨着那个戏演,两个人物你说怎么拆分啊。这个刚进来没演几天又去那个组。你想这样的戏能拍好吗?

是不是觉得挺可惜的?

小沈阳:可惜。因为那些戏其实都挺好的,现在回过头来想那些戏踏踏实实演下来,很有意思。

最早在哈尔滨那段时间是很辛苦的,不过现在想起来会不会怀念?

小沈阳:挺怀念的。虽然挺苦,但是有滋有味,挺有乐趣的。(那时候)什么都没有,上个网,每天晚上五块钱包宿,每天学一首歌,从网上down 一个,第二天就给大家唱,学东西快,一天能学一首歌。

现在会有现在的乐趣?

小沈阳:对,可能没那时候自由自在,不过也开发了很多新乐趣。陪闺女玩玩小视频,有些创意还是她教我的。媳妇儿在对面举手机录着,闺女在旁边乐着,挺有意思的。还在阳台上种了些小菜苗儿。一星期一个样儿,完了摘一批能炒一盘儿。

还有呢?

小沈阳:跟朋友聚会吧。演戏当然是有意思啦,有些朋友平时见不上,一起拍戏就能在剧组聚会。封闭空间里每天拍,喝酒,聊天,跟人距离走得很近。

所以现在朋友还是那种交往很久的朋友?

小沈阳:老朋友有不少,我其实挺念旧的。像我的助理、粉丝家人,包括音乐上合作的哥们儿,大家都认识很多年。彼此熟悉比较轻松。

以前演出总是为了赚钱,当有足够的物质条件了之后,会迷茫吗?继续的动力变成了什么?

小沈阳:因为你干一行就要爱一行,你出名了大家对你认识了,还要停在原地的话就不好,所以导致我有一些新的想法,比如唱歌,比如主持,考一个主持人证,当导演。这样你活着才有意思,得有事干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2009 年在春晚舞台上呈现的人物形象会束缚你吗?

小沈阳:这是我喜欢的。因为搞了小半辈子喜剧了,心里边想着的是让大家乐,这是我最愿意做的事情。其余的事,比如问我想不想演一个文艺片,是演员都想演一个文艺片,想证明一下自己的演技,都有,我也有。

尝试过各种喜剧的呈现方式后,最喜欢哪种表达?

小沈阳:两种。小品我是喜欢的,因为在短短的二十分钟内一次成型,你面对着观众特别过瘾,如果演出顺利的话,如果每个包袱都响,那是享受的。还有电影表达更彻底一点,不好可以重来,堆在一起是一部完整的片子。

综艺不行吗?

小沈阳:唱歌类的综艺还行,因为我喜欢音乐。

用几个词来形容一下你自己吧?

小沈阳:那我借几个网友的词儿啊:盛世美颜、锦鲤体质、阳三岁、好看的灵魂,有趣的皮囊,哎我没记反吧?

老了之后的理想状态是怎么样的?

小沈阳:超话还有人签到。(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