邹市明 | 从拳王到孩子王

自从邹市明家迎来两个小朋友,陪伴儿子就成了他的另一项“事业”。“人总是这样,有了家庭,有了儿子,便开始心生敬畏……”

邹市明 | 从拳王到孩子王

大儿子 明轩 和 小儿子 明皓

再见“孔融让梨”

邹市明喜欢披上披风扮演超人,“觉得男孩子就应该是上房揭瓦”。当叛逆期的调皮男孩,遇上严格的母亲,母子关系一度相当紧张。“她越说我,我就越不听,越是不听,她越生气”。在他的印象里,童年时光就是“爸爸很忙,妈妈很凶”,“如果家里还有哥哥或弟弟,我早就离家出走,闯荡江湖了”。

或许正因为自己童年的缺憾,他尤其注意和两个孩子的沟通方式,从来不用居高临下的姿态和孩子说话,总是平视孩子,和他们讲道理。两个小男孩和爸爸的关系很铁,总是粘着他。爸爸到拳击台边拍照,两个孩子也嘻嘻哈哈走过来,在旁边绕来绕去。一组照片拍完,回办公室的路上,他索性把瘦小的明皓一把扛在肩上,另一只手则牵着胖嘟嘟的明轩,父子三人欢快地往回走。

邹市明 | 从拳王到孩子王

邹市明 和 小儿子 明皓

Q&A:

之前先带轩轩录制《爸爸去哪儿》,弟弟后来有没有吃醋?

邹市明:《爸爸去哪儿》给了一个很好的机会,让我和轩轩有很多交流。后来几期,到非常艰苦的地方,皓皓也加入进来。带着两个小孩,走完这段旅程,对我也是相当大的挑战。

说说自己在孩子们心目中是怎样的形象?

邹市明:在国家队的时候,我给孩子的印象是很飘忽的,他们会感觉,怎么爸爸突然就回来啦?然后,第二天又走。我给他们的陪伴太少了!两个孩子天天打闹,可感情非常好。兄弟俩谁不在,另一个就会找对方。

你觉得两个孩子更像谁?

邹市明:大的像妈妈,小的比较像我。大儿子大大咧咧,属于傻大个那种,心里想什么就会说什么。小的比较机灵,会察言观色。小时候,哥哥犯错,我们生气了,他就会大哭。但是弟弟不会,他看到我们生气,会说好话。

如果回想一下,自己从父辈身上学到的哪种品质对你影响最深?

邹市明:我爸爸是一名工程师,做事情非常严谨认真,兢兢业业。对此,我从小耳濡目染。

去遵义的体育学校之后,你就离开了家,其实那时候也不大,会不会想念父母?

邹市明:当时电话还未普及到家庭,我就定期打电话到他们单位。去的第一天晚上,半夜睡醒,想到这就算是离开家啦,就失眠了。但第二天,随着快节奏的学习和训练,我就再也没有想过这些事。一个13、14 岁的小男生开始他的新宝马娱乐网址是什么,有欣喜,也有怀念,更多的是期待,每天都要面临不一样的事情。怎么在这种环境下生存,怎么找到自己的位置?其实我自己也不懂。最开始是练武术,但我觉得这是无味枯燥的过程,还要拉腿,第一天回宿舍的时候,走路就像鸭子。一天三餐就在学校里面吃,爸妈给的钱可能两下就用完了,接下来没钱就要挨饿。我就在食堂门口,看到同学打饭出来,就让他们给我吃一口饭,或者几口饼。当时,我们学校是一周回去一次,我就住在亲戚家。在学校吃不饱,到了周末才能吃一顿好的。

邹市明 | 从拳王到孩子王

邹市明

后来为什么选择了拳击?

邹市明:传统武术的套路班,一招一式都是规定好的,我觉得这不是我喜欢的,我不喜欢规定好的东西,而是希望自由发挥。中国武术讲究的是一个功底,要基本功扎实,起码学个三五年。但拳击就比较适合我的性格,在两三个月里把基本的招式学完,之后就是自由发挥了。我的宝马娱乐网址是什么里几乎都是拳击,每天出门都在想着怎么能打得更好?就是这份爱和执着,让我不断给自己打气。我肯定不是身体条件最好的,但我是最能吃苦的。

轩轩好像很喜欢打拳,你打算从什么时候开始培养他?

邹市明:他们一直在拳台边走来走去,也算是耳濡目染。周末,他们近期的安排是去学画画,学巴西柔术、篮球和拳击,也会打高尔夫,一打几个小时都不会感到累。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够尽可能体验各种体育项目,并不是要他们现在就选定一样。当然,将来他们一旦选定,我也会鼓励他们像我一样,不顾一切地投入进去。

平时会鼓励他们多和班上同学一起玩儿吗?

邹市明:我会带着他们和班上同学一起玩,让他们多和同学接触,参与集体活动。

邹市明 | 从拳王到孩子王

邹市明 和 小儿子 明皓

父母都很在意孩子的学业,两个儿子学习负担重吗?

邹市明:他们小学上国际学校。学习上,只要他们听得懂、跟得上就可以了。现在很多基础知识都可以由科学技术来解决,不用过早学习。我不希望他们的童年太紧张,这段时间一晃而过,过去就不会再来了。

网上有一张你小时候和父母的合照,大概是10岁时家人一起吃饭的场景。可以形容一下自己的童年吗?

邹市明:小时候我家经济条件不算好,也不算坏,就是工薪阶层。我爸爸很忙,妈妈是幼师。我小时候的宝马娱乐网址是什么很单纯,家家户户的父母都认识,在大山里,和外面是隔绝的,但同时也很安全。我很调皮,成绩不好,经常被妈妈责备,被妈妈打。这让我的童年也比较灰色,经常爬到山上,想象着大山外头是什么样的景象。

现在教育孩子时,会联想到自己的童年, 因此做修正吗?

邹市明:我会给他们更多鼓励,更多空间,让他们有更多选择的机会。我和妻子的分工是,我负责树立价值观,妻子保护他们的天真。我的妻子出生于单亲家庭,并不是很有安全感,所以,她特别注意给孩子安全感。我们带孩子们去户外活动,如果他们摔倒了,她肯定会,“啊!宝贝……”,给他们安慰,给他们温柔,而我会鼓励他们“站起来”、“站起来”。

邹市明 | 从拳王到孩子王

邹市明的大儿子 明轩

今年儿童节,你会送什么礼物给两个孩子?

邹市明:我们经常问孩子要什么。但他们非常懂事,有时候我给他们买冰激凌,他们也会说,爸爸这两年都没有打拳赚钱,我们不要礼物了。我一定要给他们买,他们硬是不要。我就会告诉他们,爸爸一定会努力赚钱,给你们买你们想要的东西。

孩子们虽然还很小,就已经懂得体贴父母了。

邹市明:是的,他们都是非常善良的孩子。我们经常带着他们一起做公益,去贫困山区帮助别人。当他们看到还有那么多人在艰苦的条件下宝马娱乐网址是什么,他们也会更懂得感恩。

你最近主要在忙些什么?

邹市明:我现在主要做一些有关拳击运动文化传播的工作,比如,让拳击进校园、进军队。我们也在建立比赛平台,为大众普及拳击有益的知识,让大家参与到拳击的训练和健身当中,甚至,希望为专业比赛提供人才储备,让未来有更多人能和我一样通过拳击这个项目为国争光。

两个儿子喜欢吃什么?

邹市明:大的这个胃口特别好,基本上吃饭不用我们发愁,吃完还要再加,白米饭都能吃出龙虾泡饭的味道,还特别爱吃甜食。小的就不行了,吃的很少,不肯好好吃饭。

邹市明 | 从拳王到孩子王

邹市明 和 大儿子 明轩

你自己现在如何管理体重?

邹市明:最近我对体重的控制不像以前那么严格。脂肪是时间堆积的。经历了20 多年大运动量运动,我对自己的体重是非常敏感的,每天都会上称。如果重了的话,就多练练,少吃一点,或者今天嘴馋了,第二天就加大运动量,减少饮食就好了。

父亲节,给过父亲什么特别的礼物吗?

邹市明:我记得,第一次拿到比较大额的奖金是2000年的时候,19000 元,然后我给自己留了5000,其余的给了父母。从小出来,家里也很不容易,可以说,我读书把他们的积蓄读完了。现在有了钱,就想要回报他们。如果是到国外,我会给妈妈买衣服,给爸爸买剃须刀和酒。

你们如何处理兄弟俩的关系,有没有理想中的相处模式?

邹市明:在我们家,我不会强调谁是哥哥,谁是弟弟,也不一定要哥哥“孔融让梨”。因为这样,哥哥会觉得不公平,为什么我要把东西让给弟弟?但我会告诉哥哥,你比弟弟大,力气也更大,打闹的时候,要忍着点儿手。我希望公平对待,慢慢和他们讲道理。